天慾雪

          Christmas Eve gift

        細雪飄落,將道路鋪白。赤羽信之介站在落地窗前,俯瞰銀白世界,難得的走神了。
  早晨剛醒打開手機便是一片平安夜祝福的短信,手機也自發地替他更換成了應景的壁紙,屏幕上那一身紅的白鬍子老人十分討喜。若是溫皇在得見,必定調侃:“赤羽大人你的品味耐人尋味啊,如此傻的壁紙。”去年的記憶還在腦中,一同創造記憶的另一方卻不在。
  溫皇前幾天出差了,可能趕不上今年的聖誕節。
  即使昨晚剛在電話裡說著趕不回來也無所謂云云,但早晨看到消息時仍是不可抑製地想起溫皇。前幾年的節日都是一起度過,每次被纏著都希望溫皇出差,真的如願以償的時候居然會感到落寞。“哈……”赤羽自嘲地笑了一聲,“是誰的錯呢。”
  “叩叩。”響起的敲門聲將赤羽的思緒拉回。他回神,轉身:“請進。”“軍師大人。”雨音霜小心翼翼地向赤羽詢問,“董事長說下午可以休息,大家今晚想開個聚會,想邀請軍師大人一起。”
  “下午可以休息?”赤羽有些意外。
  “是的,剛剛才發的通知。那今晚的聚會,軍師大人會參加麼?”
  “替我感謝大家的好意,但我今晚還有事情。”略帶歉意,赤羽回絕了這份邀請。看著退出去的下屬的面上藏不住的遺憾,赤羽無聲一歎,轉過身繼續看著窗外雪景。 向來腦回路不同於常人的炎魔董事長居然讓大家今天下午休息,這真是出乎意料,若是往常,溫皇必定十分開心,但是……“欸。”赤羽轉身,回到辦公桌前。
  下午,公司的人已經完全離開了。拒絕了下屬的邀請,婉拒了月牙淚,宮本總司,天宮伊織的提議,赤羽信之介坐在電腦前,手指還放在鍵盤上,思緒卻不受控制地跑偏了。
  不行,集中不了精神!赤羽信之介重重砸在靠背上,抬臂覆住雙眼。煩躁,平靜不下來,無論看什麼文件都集中不了注意力,腦中總有一抹藍影擾亂心神。赤羽揉著額角:“神蠱溫皇,你真不負‘神蠱’之名。”
  夜晚氣溫更低,雪飄飄灑灑下了一天,好玩的孩子聚在一起堆雪人,試圖堆出一個聖誕老人,商店用來裝飾的聖誕樹上彩燈一閃一閃五顏六色絢麗非常。走過身旁的一對對情侶有說有笑,和睦和諧的一切。赤羽信之介站在街道上,望著一顆聖誕樹發呆。
  握在手中的手機染上了體溫,熟悉的鈴聲一次都沒有響起,連短信都沒有。異國出差的戀人是忙於公事還是賴床未起都無從得知。一起居住的屋子裡沒有一點溫度,向來無所謂的孤獨也因為節日的氛圍而變得難以忍受,而讓自己變成這樣的人也在千里之外無法趕回。赤羽握緊手機,難道真的要打過去麼?向對方承認自己的確是想他?大腦還在思考,手卻已經點開了屏幕,找到了熟悉的號碼,撥出。待到赤羽回神時,屏幕上已經是“正在撥號”的顯示。不想掛掉,既然已經撥出,不如順其自然……將手機放在耳邊,聽到的卻是冰冷女聲:“您好,您撥打的用戶已關機……”說不清是什麼樣的心情,赤羽掛掉電話,將手機收入口袋。那個懶人溫,大概還沒起。邁開步伐,上車,赤紅的車影劃過一片銀白。
  縱使不想回去那冷冰冰的空曠屋子,但也想不出能去哪裡的赤羽信之介還是駛向家的方向。停好車,道路兩旁的樹被裝飾成了聖誕樹,彩燈的光將雪映照得五顏六色。一步一步緩慢,赤羽不太認真地想著家裡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吃,抬頭,停下腳步。
  自家的門口不會認錯,但立在門口的那個人……赤羽望著那人影出神。視線中,熟悉的人向自己走開來,停在前面,狹長的眼中藏著笑意,“赤羽大人,凍傻了?”說完還拍了拍自己的臉。“溫皇?”赤羽回過神,壓不住的疑惑,“你不是應該還在紐約?”“哎呀,赤羽大人居然一開口就是這個問題,真是令溫皇傷心。”神蠱溫皇故作悲傷地捂住心口,片刻捏了捏赤羽有些冰冷的臉,“我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所有的預計工作,然後趕回來陪你一起過平安夜,不過赤羽大人看起來一點都不想溫皇啊。”“哼,誰會想你啊,恨不得你多出差幾天。”赤羽扭過頭。“誒啊。”溫皇笑了笑,不再說話。許久得不到反應的赤羽咬了咬牙,轉過頭看著眼中笑意藏都藏不住的溫皇:“歡迎回來。”“我回來了。”溫皇展臂,將人抱在懷裡。
  “對了,你的手機怎麼關機?”赤羽抬頭看他。
  “哦,手機沒電了。赤羽大人怎麼知道我手機沒電?”戲謔的語氣。
  “只不過是確認一下你這懶人溫起床了沒有,免得耽誤了工作。”
  “哦~這樣啊~赤羽大人真是關心溫皇呢,受寵若驚啊。”壓不住的愉悅。
  “哼。”